卷五. 船

兩人在樹林裡緩步而行,最光陰走在前頭一口又一口的啃咬著手中的蘋果,啃咬的聲響在寂靜的樹林裡特別響亮,九千勝只有靜靜地陪在一旁。
最光陰打破了兩人的沉默:「九千勝!你一直跟著我走…不膩嗎?」 最光陰咬了一口蘋果
九千勝掩扇而笑:「自然是不膩!」
「唔!」最光陰滿嘴蘋果點了點頭:「那你沒其他的事嗎?」
「遊歷天下就是吾現今最重要的事。」九千勝覺得最光陰塞滿蘋果的臉,看起來像小鼠一樣可愛,讓他想伸手戳戳。
又啃了一口!「那九千勝有親人嗎?」
「沒有~一直以來只有一個照顧吾的老丈。」獨身一人修行千年的他,早已經不知道什麼是親人「那小最呢?你的師門很多人嗎?」
「恩…很多很多…但是掌門跟飲歲師兄是我最重要的兩個親人。」最光陰毫不猶豫的回答「出來有些時日了~不知道他們好不好?」
「看得出來,他們對你疼愛有加!」九千勝合起白扇
「飲歲師兄囉嗦的很。東管西管的…」最光陰踢了踢地上的小石子「雖然很囉唆但是他真的很關心我,有一次我闖了禍,被罰不能吃飯,被關靜思的時候,他還偷偷的帶食物給我吃。」
最光陰回想起那段回憶不經莞爾。
九千勝將他臉上的笑花盡收眼底:「有親人的感覺真好。真羨慕你…」
「要不然我來當九千勝的親人?」最光陰轉頭對上他的眸「等我結束歷練後,九千勝你可以跟著我一起回疏離山,讓我當九千勝的親人吧!」
九千勝訝異地注視著他,然放柔眼神,手輕輕地摸摸他的頭:「你有這個心,吾真的很開心。」但是吾比較想要帶你一起回靈山。
「九千勝…如果覺得孤單的話,還有我陪你。」最光陰轉過身繼續往前走「我們接下來往南走好了!你覺得如何?」
「要一路向南的話,由水路行吧!」九千勝指了指前方「到前方江邊瞧瞧有沒有船可搭。」
「嗯!好。」兩人並肩而行往江邊步去

來到江邊看到一艘畫舫,看到有一老翁在岸邊釣魚,兩人便上前詢問。
「老先生您好~請問這艘船是您的嗎?」最光陰有禮貌地上前詢問
老先生放下釣竿後看了看兩人:「是我的。有何事嗎?」
九千勝勾起一抹微笑,用眼神示意最光陰讓他來,最光陰退到後方後,九千勝走向前拱手作揖,道:「老丈,吾與舍弟欲往南方而去,但…往南行需要一艘船,行經此地找尋,只好看到這艘船,不知老丈是否割愛?」
老丈仔細打量了眼前的兩人:「你們兩人,..好似不是本地人?」
「的確不是!」九千勝掩扇而笑「吾兩人四處遊歷天下,探訪奇聞軼事。」
老翁哈哈大笑幾聲:「哈哈…年輕才俊可造之材,我這畫舫本來是用來抓魚用的,但我已垂垂老矣,已不方便搭船出外捕魚。就送給你們兄弟倆吧!」
「那吾就謝過了老丈的船。」九千勝深深地向前作揖。
「謝謝老先生的幫助。」最光陰也跟著拱手作揖。
老翁扛著魚竿就轉身回家,邊走邊揮手道: 「我先回去了!祝你們一帆風順!」
看著老翁漸行漸遠的身影,最光陰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,既熟悉又感到陌生。
九千勝看著最光陰發愣地看著前方,用扇子敲了他的頭,故意道:「吾可愛的弟弟阿~你在發什麼愣呢?」
最光陰撫著被敲的位置:「我才不是你弟弟…我只是在想…老先生有一股讓我很熟悉的感覺,一股說不上來的感覺。」難道是熟人嗎?
「也許是命運的際遇,能遇到像老丈這樣的善人所屬不易。」九千勝拍了拍最光陰的背「走吧!上船出發往南行。」
九千勝一個輕盈踩踏躍上到畫舫上,最光陰跟著在後,卻左晃右晃站不穩腳,一個不小心跌到他懷裡,九千勝見著立即扶著他的腰,但最光陰下一秒卻馬上彈出他懷裡。
九千勝不禁地失笑出聲:「難道吾身上長刺不成?讓你彈出吾懷裡。」
「不!不是!我只是沒站穩腳,然後下意識動作罷了。」最光陰心突然怦然一跳,刷紅了臉背對著九千勝不敢看他。
看著臉紅的最光陰,九千勝就放過調侃他的機會,言:「你今日是第一次乘船?」
「恩。第一次!但是我現在覺得頭有點暈。」最光陰開始覺得天搖地晃。
見狀,九千勝上前扶著他到畫舫坐下,讓他枕在他的腿上,用冰涼的手撫上他的額頭,舒緩他的不適。
「第一次乘船難免會因為與路上的感受不同產生不適,你先躺躺舒緩一下,就會好多的。」九千勝一手揮著白扇一手撫著他的額頭。
「九千勝…你的手好冰涼好舒服…」原本緊閉雙眼且皺著眉頭的最光陰,覺得不適感有所舒緩「感覺好多了。」
因為是他用狐族靈力來舒緩他的不適。 九千勝心底想著
「小最…」九千勝想起剛剛他否認的事
「嗯?」最光陰緩緩地掙開閉上的雙眼
「我們來結契吧!」九千勝看著他清澄的雙眸。
最光陰疑惑的詢問:「什麼是結契?」他不懂。
九千勝嘴角勾起一抹微笑,言:「結拜兄弟!這些時日,吾有緣與你相識,誠心相交你這個朋友,覺得吾兩人甚為投緣,不如趁此機會結契為兄弟。」
「原來如此~」最光陰無邪地回答「好啊!剛好我說過要當九千勝的親人。」
「那等過些時日,就在良辰吉日下結契吧!」九千勝淡淡地一笑「你先好好的躺著休息吧!」
「恩!」最光陰閉上眼,靜靜地枕在九千勝腿上,感受船上的顛簸搖晃。

船在江上緩緩地往南行飄盪……


江邊不遠處佇立著方才幫助兩人的老翁,眺望著船舫緩緩而行。林中走出一名青年,似笑非笑地朝老翁走來。
「船都行遠了…掌門你還要看多久?」飲歲噙著一抹說不出的笑意「就承認你擔心最光陰很難嗎?還把自己化成這樣子。」飲歲忍俊不住大笑
掌門化回原形,眉毛輕輕一揚,言:「飲歲~回去罰你打掃主堂一周!」看了遠處的船一眼後轉身緩步離去。
「誒!掌門!你這不公平啊!我什麼都沒作啊!」飲歲急跟在後面抱怨
「恩…再囉嗦!多加一個月!」
「掌門!!」

兩人一笑一吵的步入樹林之中……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⎝(〃ΦwΦ〃)⎠

千山

★ 暱稱:千山
✿ 人在江湖叫KUOKUO(´ΘωΘ`)
✿ 是喵星人的奴才
歡迎加入娘口先生粉絲團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MaiMiuCandy
✿ 目前❤綺羅生❤北狗最光陰❤陰陽師❤劍三❤EVA
✿ 外在小冷漠內在小熱情(?)

最新文章
文章類別
連結